筠彧

作家在人物头顶沉思,正如神在水面上沉思。

《回首望千年·三国卷》

●第五章
温言站在亭下,抬头看着坐在那上头发呆的刘协,犹豫了半晌,才上前去禀告。

“陛下,荀令君求见。”

自从那次司空魂不守舍地从皇宫里出来以后,陛下就常常这样一言不发地发呆,有的时候温言甚至想让刘协撕心裂肺地哭一场,也好过他现在这样木然地像个人偶。

宫里的人也跟着安静的不像样,生怕一不小心就刺激到刘协。

“令君?”刘协那空洞地眼睛慢慢有了些神采,他歪头理了理久未打理的头发,朝温言露出了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,“去请令君来。”

深秋的风穿堂而过,刘协散落在身后的青丝裹着他纤细清瘦的身子向前飘着,他深吸了口气,想了想,还是站起来循着温言的方向走去。

长廊外的竹叶四季常青,刘协伸手拂过那片绿意,有些出神。

刘协还记得那年他刚入许昌,除了曹操以外的臣子他都不信任,每天黏在曹操身边,看着他处理各种各样的政务,接待形形色色的英雄豪杰、文人雅士,只是曹操并非一直呆在许昌,更多的时候,他需要去带兵打仗,守卫疆土,于是留守在许昌接管政务的荀彧成了刘协在许昌最熟悉的臣子。

想到荀彧,刘协不禁莞尔一笑,低头看着脚尖在地板上慢慢画着圈圈。

令君喜爱熏香,所以不管是荀府还是尚书台,只要是令君所处之地,都会萦绕着丝丝沁人心脾的清香,长此以往,连令君身上都带着香气。

刘协一直都觉得,荀彧是个从名到字都美好优雅到无以复加的人,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一种世家贵族特有的修养,这种感觉让人特别舒服。刘协常常会在荀彧批改奏折时,看着他好看的侧脸想,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人呢?

美好到让人不忍去让他沾染上这世俗间的尘埃。

荀彧在长廊的一个转弯处随温言走了过来,蓦地在前面看见了负手立于竹林前的刘协,宽大的深色衣袍挂在刘协消瘦的身子上,让荀彧蹙着眉头制止了要上前禀告的温言。

“劳烦大内官暂避一下,微臣同陛下说些事情。”荀彧轻声说道。

温言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,朝荀彧行了一礼便退下了。

荀令君是汉室忠臣,有他在陛下身边,温言从不担心,而且有令君在,说不定还能解开陛下的心结。

刘协站在那儿兀自回忆着,浑然不觉有人站在身后注视着他。

荀彧知刘协器重他,而他也早在入仕时便坚定了要做一辈子汉臣的想法,虽然这些年里司空和汉室之间相安无事,但荀彧知道,经此一事,这种平衡恐怕难以维持了。

但不管怎样,他都会站在陛下这边的,纵使赴汤蹈火,他也在所不辞。

清风徐来,荀彧的帽带被缓缓吹起,贴着他的脸颊向一旁飘去,荀彧抬手将之拨至耳边,正欲上前行礼,就见刘协转过身来,两人相视一愣,遂而一笑。

“令君何时来的?朕竟未曾察觉。”刘协笑得眉眼弯弯,看着面前这人干净的笑容,荀彧心底的忧虑也消散了不少,任由刘协拉着他随意的在长廊两侧的椅子上休憩小坐。

一股淡淡的香气环绕在刘协身侧,刘协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,他当然清楚这香气是从何而来,这是陪伴了他无数个日夜的、他最熟悉的熏香,混合着长廊外清爽的竹香,恍惚之间,刘协以为他还在尚书台的书房里,香炉里熏烟袅袅,荀彧端坐于桌前处理政务,荀攸坐于一侧,时不时唤着“叔叔”,询问他这个决策是否合理那个安排是否妥当,却忘了自己其实是比他那个叔叔还要大的人。

荀彧默然地看着眼前的人思绪乱飞,以为刘协又忆起董贵人之事,不免有些凄然,他知刘协颇为宠爱董贵人,如今阴阳两隔,怎能让人无动于衷。

可是,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,荀彧觉得,刘协似乎是有事瞒着他。

而且,是很重要的事。

“令君,朕还未曾问你,因何来找朕呢。”刘协察觉到身边的人情绪忽然低落起来,想着自荀彧进宫以来他就一直胡思乱想,两人竟没能说上几句话,不禁有些懊恼,急忙询问起来。

荀彧抬眼看他,目光落在刘协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上,他知刘协心地善良、秉性单纯,但是,经此一事,荀彧不太确定,面前这个人,是否还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刘协。

毕竟,不是所有的人,都是一成不变的。

“臣只是……想来看看陛下……希望陛下不要过度悲伤,保重龙体。”

“朕无事,令君不必挂怀。”刘协笑着回道,有些奇怪得看着荀彧,“令君为何一直盯着朕?朕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荀彧默不作声,只是静静地盯着刘协的眼睛。

那是一双很好看的杏眼,黑白分明,睫毛虽不是很长,但是却很浓密。

人的想法会从眼神里透露出来,有的人眼神干净清澈,一眼望到底;有的人心思缜密,目光深邃不可窥视;但还有一种人,他会用看似单纯的目光掩饰那幽深漠然的眼神。

不安的情绪从心底油然而生,荀彧暗暗捏紧了衣袖。

“陛下若是有事要做,交与微臣便可,不必劳烦陛下。”
这话说的很是突兀,可心底那不安的情绪简直要把他吞噬了,荀彧死死盯着刘协的眼睛,不容他有片刻的躲闪。
气氛变得微妙起来,刘协觉得自己都要对荀彧和盘托出了,但他还是狠下心来忍住了。
他知道荀彧虽是汉臣,可他同时也效忠于曹操,他不是不信任荀彧可是……可是此事,与其说他不愿告诉令君,倒不如说,他不愿令君同他一起冒这个险。
令君是个王佐之才,他不能毁了令君。
“朕,只是近日有些乏了,令君不必挂怀。”
两人相顾无言,各自怀揣心事,荀彧叹了口气,起身向刘协告退。
刘协目送着荀彧退去,终是没能忍住,出声唤住了荀彧。
荀彧站在台阶下,微微仰头看向立于廊上的刘协,秋风吹过,落下满地繁花,他听见刘协轻轻的问他,是否会助他兴复汉室,他也听到自己轻声回道:
“臣的初心,从未改变。”
他知刘协聪叡,有周成之质,若非生于这乱世当中,必将能成一代明君。
只是陛下……
你,到底要做什么?

♚没想到吧,这里居然出现了荀彧~[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]

评论(15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