筠彧

作家在人物头顶沉思,正如神在水面上沉思。

《回首望千年·三国卷》

●第三章
那血从刘协口中吐出来时,曹操觉得,整个天下都灰暗了。

很多年后他再想起那天发生的一切时,总会觉得很混乱,混乱到他不愿去想。

或许,是因为每次回想时,心都会疼吧。

可其他人都没有忘记,因为那天司空疯了一样嘶吼着让太医来,撕心裂肺地声音响彻着整个皇宫。

从未有人见过司空如此失态。

可曹操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怀里的人就像是没有了气息的一样,连唇色都变得有些发暗。

不能死不能死不可以死!孤不允许你死!你要是敢死了,孤就杀了那些汉臣!杀了所有的人!

“司空……”荀彧神色复杂地看着曹操抱着刘协跪在地上,“这里风那么大,还是送陛下回宫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荀彧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的确是曹操说的话。

司空……也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吗……

一旁的郭嘉比他还震惊,也是,今日的事,真的是颠覆了很多人的想法。

“启禀司空,您……”跪在地上的太医颤钦钦地道,“您可否放开陛下,臣好为陛下诊治……”

曹操垂眼看了看太医,虽有些不情愿,但还是走到床边温柔地把怀里的人放下,顿了一下,终是没舍得松开。

一屋子的人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曹操坐在床边,动作轻柔地把刘协揽在了怀里,还不忘帮他掖了掖被角。

“过来诊吧。”

这……太医们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刘协突然咳了起来,惊得曹操搂紧了他的肩膀,转首怒吼:“滚过来!陛下若有事,孤剥了你们!”

“是是。”众太医不敢怠慢,赶紧把脉诊治。

宫里一片寂静。

所有的人都大气也不敢出。

“回禀司空,陛下受了些惊吓,怕是要静养些时日了。”太医嘴上这么说,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,受了些惊吓……哪里是受了惊吓!陛下明明是受了极大的刺激!这静养,怕是要静养一辈子了。

“孤知道了,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“是。”大臣们虽有些担心,但司空既已如此,他们也不好多留,连温言也悄悄退了出去。

大殿重又恢复了宁静。

怀里的人靠着他沉沉地睡去,曹操有些出神地想,要是能一直这样,该多好。

但这已是不可能的了,曹操苦笑一声,鬼使神差地,他轻轻地,埋首在刘协的脖颈间。

淡淡的,有着青草一般的香气,萦绕在他的鼻尖,让曹操情不自禁地蹭了蹭怀里人的衣领。

陛下……伯和……臣……

怀里的人无意识地发出一丝呓语,撩拨地本就有些动情地曹操喉咙一阵干渴,他咬着唇转过头去,深深地呼了口气。

不……不能……不能做……曹操闭上眼睛,睫毛微微有些颤抖。

曹孟德,你还有点儿为人臣子的良心吗?

恍惚间想起,他与陛下第一次相见时,也曾抱过陛下的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那种感觉变了呢?他与陛下,又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?

啊……如何走到这个地步,他又怎会不知呢?他刚杀了董贵人和董承啊,想到这,曹操的眼神一瞬间变了,那些汉臣,若不是看在陛下的面上,这些人岂能活到现在!如今还蛊惑陛下,不敲打敲打他们,待他出征时,不知道会把许昌搅和成什么样。

曹操轻轻地把刘协放了下去,细心的为他盖好被子,温柔地拨开散乱在刘协脸上的发丝,不觉间目光定在了身下那人苍白的唇上。

手缓缓地,滑到那人的唇边,曹操有些颤抖地,用手指,覆在了刘协的唇上。

然后抬手,虔诚地,吻了自己的手。

陛下,容臣,不敬一次吧。

❤差点开车……🌚

评论(13)

热度(33)